葉沚

主食彈丸
本命狛苗,也常常喜歡寫些別的CP,請小心踩雷,產糧不定時不定量
最近重回閃11坑

【彈丸/狛苗】兒童節二十題(4)

4.兒童公園的旋轉木馬

「今天也拜託你了,苗木君。」

「那麼我和狛枝君出門了。」苗木牽著小狛枝的手向上野夫婦道別。

經過了上次的遊樂園事件,苗木經常在沒有打工的休假日裡帶著小狛枝出去走走。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苗木覺得這個才剛認識幾個月的小男孩給他一種十分親近的感覺,估計小狛枝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兩人間情同兄弟。

小狛枝是獨生子,雖然有著父母疼愛,但沒有兄弟姊妹一直是他的遺憾。他總是聽學校的同學會分享自己兄弟姊妹的趣事,每每聽著就倍感羨慕。

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可以當作「哥哥」的人出現了,他怎麼會不高興呢?

「今天狛枝君想去哪裡呢?」

「唔……去新蓋好的那個公園好了!」小狛枝歪著頭想了一會,決定了他們今天的目的地。

苗木沒有意見,只要小狛枝想去的地方沒有危險,那他十分樂意帶著對方去玩。

可是他沒有想到,在那個公園裡,他會遇到了「她們」……此刻對於彼此來說,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等他們搭公車到達公園時,遠遠的就看到有幾個和小狛枝同年齡的孩子正在堆著沙子。

小狛枝似是見到熟人,一邊喊著「日向君~」,一邊揮著手跑過去了,苗木緊跟在他身後,深怕男孩一不小心跌倒了。

「小心點啊,狛——」苗木的喊聲斷在見到堆沙子的其中兩個女孩時,他瞳孔微縮,腦中閃過無數的畫面。

畫面閃現只是幾秒鐘的事,他還來不及細想剛剛感受到的一股違和感,已經不自覺地來到了小狛枝的身旁。

但他的視線落在女孩們身上——那是一對姊妹,雖然外表看起來差異頗大,但苗木就是直覺她們是對姊妹。

正專心堆著一座精緻小城堡的是一個留著粉色長髮的女孩,她綁著雙馬尾,面容清秀,看得出來長大後必定是個美女。

而另一個黑色短髮的女孩,臉上帶著雀斑,神色崇拜的看著對沙堡的女孩。

粉色長髮的女孩突然轉過頭,對著苗木甜甜的笑了一下,「這位哥哥,我知道我很可愛,可是一直盯著別人會被當成變態喔。」

「抱、抱歉,我只是覺得你們很像是我認識的人。」苗木回過神後馬上道歉,天知道他此刻多想挖個洞鑽進去,居然看著不認識的女孩就發起呆來了……

粉色頭髮的女孩看了一會在那邊獨自懊惱的苗木後就移開視線,因為她看到某個人正朝著這邊走來,「松田哥哥~」。

她馬上站起身,不經意的踢倒了沙堡,旁邊的黑色短髮女孩露出可惜的表情,不過粉色長髮女孩完全不在意,她跑過去後拉住來人的褲管,「松田哥哥今天也要來我們家嗎~」

被稱作松田的男子撈起女孩後抱在手上,「……嘖,我只是替你們父母照顧一下你們而已。」

他向留在原地的黑色短髮女孩招了招手後,松田看到了一旁的苗木,用著讓苗木覺得銳利的目光掃射了一番。

「……」總覺得那目光像是手術刀一樣銳利。

「……好了,回家吧。」松田卻是什麼也沒說,轉身就帶著兩個女孩走出了公園,不過苗木似乎隱約聽到「……麻煩了。」這樣的句子。

不會真的被當成變態了吧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這時公園角落裡一個有些老舊的旋轉木馬,突然轉動了一下——在沒有風的狀態下。

***

糟糕……原本只是要寫短篇的怎麼變成開始鋪梗的中篇了orz

【彈丸/狛苗】兒童節二十題(3)

3.插著蠟燭的大蛋糕

(花花草草那題被我跳過了,剛好中間好像有一題被作者漏打了編號的樣子,順便就挪了下順序。)

他們向田中告別後,苗木牽著小狛枝的手在遊樂園裡散步了一會,途中欣賞了海洋館的海豚表演、買了兩枝冰淇淋,結果只吃了一枝(其中一枝不小心掉在地上)、還拍了幾張合照,苗木讓小狛枝挑了最喜歡的那張印了出來,兩個人各留了一張。

如果不是苗木身上帶的錢不夠,小狛枝原本還想每張都印下來的說。

「那麼,狛枝君也差不多該回家了喔。」

「……」

小狛枝沉默著,他不想要回到那個陌生的家裡,而且,今天還是……

「今天是我生日,苗木哥哥你可以幫我慶祝嗎?」小狛枝這樣說著,帶著希冀的目光抬頭仰望苗木。

被這樣的目光注視,大概很少人能拒絕小男孩的請求吧,苗木當然也不例外,他嘆了口氣,伸手一攬就抱起了小狛枝,「狛枝君,你是不是不想回家?」

被這樣問著的小狛枝沒有回話,他只是環住了苗木的脖頸,把小臉埋在他的肩上。

苗木拍著他的背,安撫著男孩,過了一會才聽到小狛枝有些哽咽的聲音:「我不想和不認識的人住在一起……而且……」

他一邊抽噎著,一邊說著自從意外發生後的事情:飛機失事後,被救起的小狛枝意外的沒受到什麼傷害,或許是因為他的父母緊緊抱著小狛枝的緣故,又或許是別的什麼原因,總之,他在醫院檢查完後,就先住在了附近的親戚家。

小狛枝從警察先生那邊得知,父母留了一大筆遺產,還有xx航空的賠償費,零零總總加起來是個不小的數字。年紀尚小的小狛枝對於錢沒有什麼概念,警察先生只是好心的跟他說他從此以後不用擔心衣食住宿的問題,然後還要找一個值得信賴的親戚在他成年前先幫他保管這一筆錢。

他想了想,就報出了母親妹妹的名字,可是回到親戚家的當天晚上,小狛枝卻偶然聽到他的阿姨竟打算私吞那筆財產。

或許他不懂這其中的意義是什麼,但從小就聰慧的小狛枝明白一件事:這個阿姨想要拿走他的東西。

隔天他就偷偷從阿姨家逃走了,所幸兩家本就隔的不遠,他順利回到了自己的家。

後來他打電話給那個好心的警察先生,告訴對方他不想要住在阿姨家了,不過他也沒把他偷聽到的事說出來。

警察先生聯繫相關人員,幫他安排了寄宿家庭,而遺產和賠償金的問題也有專業人事來處理。

他的養父養母沒有孩子,聽聞小狛枝的遭遇後倍感心疼,待他如己出,可是畢竟還不熟悉,小狛枝暫時沒有辦法接受對方。

今天是他的生日,養父養母為了討他開心才帶他來的,可是中途和他們失散了,雖然其中也有小狛枝的刻意為之。

「不管怎麼說,你們已經是一個家庭了,狛枝君有沒有想過,他們現在可能會很擔心呢?」

「……對不起。」

「這個『對不起』不是給我的喔,等見到他們後,再說好不好?」

「嗯……」

接著他們回到了服務中心,遠遠的就看到有一男一女面露焦急的神色,他們一看到苗木和小狛枝,就雙雙跑了過來。

「凪斗君,你沒事吧!」

女子雖然充滿擔憂,但她只是問了一句,沒有多說什麼,或許她多多少少也察覺到了小狛枝的抗拒。而男子則是拍了拍他的頭,雖沒有說話,但關愛之情表露無疑。

小孩子本就對於情緒較為敏感,小狛枝當然能感受到他們是真的對他好,所以對於自己的任性感到十分愧疚,他從苗木的懷抱中下來,抱住女子:「對不起!爸爸媽媽。」

女子聽到這句話,眼睛一紅,小狛枝來到他們家一段時間了,卻是怎麼也不願意開口叫她母親,現在叫了,是代表承認他們了吧。

她也回抱住小狛枝,男子在一旁看著,臉上帶著欣慰的神情,他轉頭向一旁的苗木說:「謝謝你把凪斗君帶回來。」

「哪裡哪裡,只是剛好遇到而已。」苗木趕緊揮手表示這只是舉手之勞,雖然他只是在遊樂園這裡打工,但他認為幫走失孩子找父母也是他職責的一部分。

「對了凪斗君,我和你爸爸有準備驚喜喔!」女子帶著期待的語氣說道,然後她牽著小狛枝來到苗木面前,「這位先生也一起來吧!作為謝禮,我們想請你吃一頓飯。」

原本苗木想推辭的,不過看到小狛枝同樣期待的眼神 ,拒絕的話被他吞回肚子。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們離開遊樂園後到了一家餐廳,室內裝修十分有鄉村風格,完全看不出來菜單上的菜色是走精緻路線。

入座後,一名打扮時髦的男子來到桌旁,上野惠,也就是小狛枝的養母對來人說:「那麼今天就拜託你喔,花村君。」

「當然,能為如此漂亮的女性服務是我的榮幸,令公子肯定會滿意的。」

雖然花村語氣輕佻,但不論是上野惠還是小狛枝的養父上野明,兩人都認識對方已久,早就習慣他的性格了。

「媽媽,這個就是驚喜嗎?」坐在苗木身邊的小狛枝在花村離開後問著。

「不是喔,我們要先用餐,驚喜得等吃完飯後才會有。」

「欸~好想知道驚喜是什麼呢……」

苗木看著母子倆的互動,忍笑不語,他大概猜出驚喜是什麼了,不過上野惠剛剛就對他眨了眨眼示意要保密,他當然不會破壞這份興致。

在小狛枝的期待中,他們終於吃完了了這餐,期間小狛枝還不斷催促著幾人快點吃完,讓在場三位都忍俊不禁。

突然燈暗了下來,讓小狛枝嚇了一跳,反射性抓住身邊人的手,苗木拍著對方的手安撫到:「沒事的,狛枝君,你先閉上眼睛,在心裡數10秒後,你的驚喜就會出現了喔!」

「真的嗎!那我趕快來數。」小狛枝聽話的閉上眼睛,在心裡默念數字:1、2、3……

『9、10!』

他張開眼,原本被收乾淨的桌上,多了一個裝飾著許多水果的大蛋糕,苗木、上野夫婦和花村異口同聲的對驚訝中的小狛枝說:「生日快樂,狛枝君/凪斗君!」

他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上野夫婦,感受著手上傳來的溫暖,他覺得自己真的非常幸福,能遇到這些關心他、愛他的人。

「那凪斗君,趕快來許願吧!」

「嗯!」

【彈丸/狛苗】兒童節二十題(2)

2.小動物的陪伴

待苗木向服務中心的人員說明情況後,兩人就待在那等待著小狛枝的父母來。

「說起來,狛枝君怎麼會跟父母走散呢?」

小狛枝聽到苗木的問話,不禁垂下眼,有些失落的道:「上個月,我和爸爸媽媽搭飛機出國玩,然後發生了可怕的事……有好多人都在尖叫著,我最後只記得,爸爸媽媽緊緊抓著我的手……」

苗木愣住了,他沒有想到眼前的男孩竟是遇上了這樣的事,雖然小狛枝講的並不清楚,但這段描述讓他想起了前端時間的報導——xx航空的飛機遇上亂流失事,僅一人生還。

他覺得喉頭有些發澀,一直以來平安順遂的成長到現在,苗木的生活中或許有一些小意外,但是他還沒遇過那種痛徹心扉的生離死別。雖然平淡,但他也安於平淡。

小狛枝低著頭死死盯著地上,他其實內心十分清楚,他的父母不會再回來了,可是看到身邊的這個青年時,他卻不知怎麼的將那句「你要帶我去找爸爸媽媽嗎」問出口。

或許是因為,青年給他的感覺太過溫暖,讓人流連忘返吧……

自從那件意外發生後,他頭一次覺得自己再次感受到溫度,想到這,他握著苗木的手又更用力了些。他怕只要他一放手,他又會墜回那個只有他一個人、孤單冰冷的深淵。

「狛枝君,不如我現在帶你去個地方怎麼樣?」苗木似乎想到什麼一樣,語氣歡快了些,他拉著小狛枝的手跑了起來。

「欸、欸?要去哪裡?」小狛枝被他拉著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著,很快的,他們到達了目的地。

苗木推開柵欄,對著裡面的工作人員打了聲招呼:「田中君,我來打擾一下了。」

有著奇異髮型的男子抬起頭,連帶著肩上的四隻倉鼠也回過頭來,他此時正蹲在地上餵著幾隻毛茸茸的小白兔。

「啊,苗木,汝有何事?」這個名為田中眼蛇夢的男子用猶如中二少年才會說出的台詞向苗木回話,苗木向他解釋一番後,他用凌厲的眼神掃了下小狛枝,滿意的點頭。

「無紡,今日的白之使徒已補充完魔能,不會有危險的,汝就放心吧哈哈哈哈哈。」

苗木小聲的在小狛枝的耳邊解釋:「田中君大概想說的是小兔子已經餵飽了。」

「……」

小狛枝面無表情,他覺得苗木哥哥實在是太厲害了,居然聽得懂這奇怪的叔叔說的話。

「總之,狛枝君去摸摸小兔子吧,毛茸茸的喔。」苗木揉著小狛枝的頭鼓勵道,他沒有說出來的是,小兔子毛茸茸的毛看起來和他的頭髮一樣好摸。

小狛枝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小動物,小小隻的,軟軟的,摸上去的手感像是新春的嫩芽一般,卻又多了一份溫暖。

他伸手把兔子抱在懷中,感受著生命的跳動,臉上露出這幾個禮拜來第一個打從心底發出的笑容。

【彈丸/狛苗】兒童節二十題(1)

1.鮮豔的氣球

這是個晴朗的假日,遊樂園裡到處充斥著結伴同行一齊出遊的朋友、情侶或是家庭。

有個小男孩一個人坐在旋轉木馬旁的長椅上,他一頭軟綿蓬鬆的白髮隨風飄揚著,像是天空上的雲朵。那雙玻璃綠的雙眼正看著周遭來來往往的人們,他們成雙成對,唯有他孤單一個人。

這時繽紛的色彩突然映入他的眼簾——那是一大把的氣球,小男孩瞪大雙眼,他看到從那堆鮮豔的氣球裡伸出一隻手,遞給他一顆氣球。

他愣愣的接下後,一張臉從那堆氣球裡探出頭,「小朋友,你跟爸爸媽媽走散了嗎?」

那是一個充滿朝氣的青年,他穿著遊樂園主題的制服,雖然身材瘦弱,但給人的感覺十分舒服,就像是此刻吹來的微風一樣沁人心脾。

「……」小男孩想了會,點點頭。

青年看到他點頭了,臉上露出苦惱的神情,雖然他想帶著這個小男孩去服務中心,不過這堆氣球還要趕快發完……

「大哥哥你要帶我去找爸爸媽媽嗎?」小男孩仰頭詢問著,青年看到他都這麼問了,蹲下身拍拍他的頭,「沒錯喔,不過你先等我一下,不可以亂跑,知道嗎?」

待小男孩點頭答應,青年小跑步到不遠處同樣拿著一把氣球的女子身旁,說著什麼,然後將氣球交到對方手上後,又跑了回來。

「呼~久等了,我們這就去找你的爸爸媽媽吧,你叫什麼名字呢?」青年自然而然的牽起小男孩的手,感受到小男孩一瞬間的僵硬後又放鬆下來。

「我叫狛枝凪斗,大哥哥呢?」

「我是苗木誠。」

他的出現如同那把鮮豔的氣球,帶給他生命的色彩。

***

二十題來源作者:落小姐( http://luoxiaojie521.lofter.com)

有幸遇見你那篇尚在卡文中,就先寫了一個跟本篇沒有關聯的短篇qwq

年齡問題之後會解說。

【陰陽師/盜墓小鬼】

「比起墓中的陪葬品,我更喜歡蒐集關於墓中人的故事,可惜……」她臉上流露出一股懷念,在平安時代前的人們都還習慣著土葬,甚至一些高官、貴族還會修建陵墓。

可是隨著時間演進,入土為安的習俗不再是主流,現代的人們有著各式各樣的選擇,海葬、樹葬、火葬,她的筆記上的故事不再像以往可以一個月就增加幾篇,現在……也許要好幾年,才能再增添一個故事吧。

她還記得二十幾年前去中國遊玩時,她看到了一夥盜墓者,他們規模龐大,擁有的物資、人力都十分充足。憑藉著她多年的觀察,馬上就發現對方所圖不小。

果然,那伙人似乎是在策劃一個驚人的迷局,那時參與的家族,也不知道是不是知曉這件事,因為沒過多久,那伙人就遭到了幾近散夥的毀滅。

她有時候會關注下他們的新動靜,有時就隨便找個墓,安靜的飄在棺材上,看著她筆記本上多年來蒐集的故事,或回味,或增添一些後來又發生的事。

就這樣過了幾年,那伙人又去了各個不同年代的墓,似乎遵循著一個路線循著的什麼,饒是閱墓無數的她也無法推測他們在找尋的東西。

中間有幾年,那伙人不再有什麼大動作,似乎是放棄了一樣。

直到有一天,她待在一個四週都是水的水晶棺旁邊時,她聽到了有人靠近的聲音——

「三叔,真的沒問題嗎?」

「你也不看看你三叔我是什麼人,放心吧大侄子,我會平安把你帶出去的。」

「三爺,前面好像有些什麼!」

嗯?有人來了?

她遠遠的的就看到一艘船上載著幾個男人,後面的船上還有一隻……牛?現代人盜墓為什麼需要帶牛?

看到這特別的一批人,她不禁眼前一亮,順手在筆記本上寫道:

「時間:2003年2月
地點:山東瓜子廟
有一夥盜墓者帶著一隻牛來盜墓了,目前不知道有什麼作用,待觀察。」

【彈丸/段子】心靈判官

想必他倆在看到彼此的第一眼時

心中就已經明白

早在頭一次遇到對方之前

便已註定會走向這樣的命運

他們不曾錯過彼此

他倆比其他人都更了解彼此

始終只注視著對方

「原來你就是狛枝凪斗。」

「原來你就是日向創。」

***

講真的,這兩人真的很適合寫psycho pass paro呢XD

台詞改編自巴哈姆特動畫瘋的字幕。

【刀劍/太清】不安的心

「……太郎,我問你一件事喔。」

清光拉了拉太郎寬大的衣袖,有些遲疑的開口。

「怎麼了?」

太郎跪坐在榻榻米上,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繼續擦拭著他的大太刀。今天的敵人比以往要來的更多,導致刀上的血跡在長時間的戰鬥過程中,舊的還沒乾,新的又附上去。

一層一層的,從深紅到鮮紅,無不透漏出今天的慘烈戰況。

「我是不是……派不上用場的話,就會被丟棄……」

太郎停下手邊的工作,他轉過身,看到平常自信滿滿的清光此時臉上盡是不安的神色,帶著惶恐。

他看見眼前的男子緊咬著下唇,身子微微顫抖,太郎沒說什麼,一把將他攬過來。

「太郎?」清光抬頭,眼裡的懼怕尚未退盡,他等待著向來可靠的太郎給他答覆,結果對方什麼都沒說,直接把他抱進了懷裡。

「我在。」

所以你不用擔心被丟棄,我一直在你身邊的。

似乎能感受到太郎未出口的話語,清光覺得自己冷靜下來了,他環上太郎的腰側,緊緊擁住這個每每讓他安心無比的人。

「太郎……」

「嗯。」

「這個姿勢讓我突然想到,我上次壁咚你的時候。」

「……」

***

在一旁偷聽的安定:「……笨蛋。」

壁咚那篇請往這走: 
http://nagito428.lofter.com/post/1ced6610_862c466

【彈丸/狛苗】有幸遇見你 投票

首先佔tag抱歉><

如標題所言,除了本篇CP是狛苗外,大家比較想看哪個CP呢?

1.日七
2.神日
3.日向無CP(#
4.自填

【彈丸/狛苗】有幸遇見你 ch.11

「我並沒有被什麼鬼纏上啊,舞園同學。」苗木實在哭笑不得,沒想到舞園竟然是問他這個,剛剛表情那麼嚴肅還讓他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

舞園這下也覺得有點尷尬,原本還想說能解決苗木的煩惱,結果到頭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抱歉,苗木君,是我多管閒事了。」

「不不,沒關係的舞園同學,是說妳怎麼會覺得我被鬼纏上呢?」苗木好奇的問。

舞園想了一下這幾天所看到的情景,有些疑惑的開口「因為我看到苗木君有時候會看著沒有人的地方,臉上還露出困擾的表情,所以我才……」

說到這裡,舞園其實還是覺得苗木有什麼難言之隱,也許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

「這樣啊……!?」

聽到舞園描述的,某個人的身影突然跳入苗木腦海。要說這幾天讓他困擾,而其他人又看不見的那個人,不就是狛枝君嗎!

看著沒有人的地方——這是當然的,經過幾天的驗證後,他十分確信其他人是看不見狛枝的。

臉上露出困擾的表情——對方的身份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每天上演靈異事件,他也很困擾啊……

綜合以上兩點,苗木這才把舞園所謂的撞鬼和狛枝的事聯想起來,接著他不由得開始苦惱了,這件事可以跟對方說嗎?總覺得這比撞鬼還要不科學啊……

「苗木君,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

秉持著身為偵探的原則,霧切依然時刻注意著苗木的臉部表情變化,所以她沒有漏掉苗木神色改變的那一瞬。

看來對方真的碰到麻煩了。不過這還是霧切第一次接到這樣的案子,雖然來自友人的請求其實也算不上什麼正式的工作,但她還是希望能好好完成,畢竟——

『我可是偵探啊。』

「呃……事情是這樣的,剛入學的時候……」考慮了一下,苗木還是決定把事情告訴舞園和霧切,畢竟碰上這種麻煩事,多兩個人幫忙也好。

他從拿到不屬於自己學生手冊的那天開始說起,還有後來在街上遇見本人,甚至在學校都能看到對方的身影。

「……大概就是這樣。」

不意外的,苗木看見舞園瞪大著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而霧切則是蹙著眉,一時之間氣氛沉默下來。

果然還是不要講比較好嗎……

「總之,我們先把事件和人物整理起來吧。」霧切沒有說出任何質疑這件事真實的話,反而很認真的繼續著討論。

她從外套的口袋裡拿出一本筆記本和一隻筆,在兩人敬佩的目光中刷刷刷的快速將所有事情整理起來。

『真不愧是超高校級的偵探啊。』苗木在心裡讚嘆著。

「苗木君你看看吧,有什麼漏掉的再補上去。」

苗木接過霧切遞來的筆記本,上面寫著:

時間:開學當天到今日
被害者:苗木誠
兇手:狛枝凪斗

他還沒看完,可是……

……

……什麼地方不對吧?

「那個……霧切同學,你寫的這個……」苗木指著那可怕的「被害者」三個字,也許是寫太習慣了?

「……抱歉。」

霧切也看到了自己寫下的東西,身為偵探竟然犯了這樣的錯,不……大概就是因為這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才會自然而然就寫出「被害者」和「兇手」吧。

雖然霧切的表情依然和剛見面般一樣高冷,但熟悉友人的舞園倒是輕易就察覺到了對方難得的尷尬。

不過她此時也沒有說出什麼話來打趣霧切,只是在一旁掩嘴輕笑。對她來說,霧切進入「事件」狀態時總是非常認真而專注。

『果然還是這個時候的響子醬最帥氣了呢~』

***

「唉……」

身為一個學生,被趕出教室原來是這種感覺嗎?

日向呆坐在希望之峰學園裡的噴水池邊,就在幾分鐘前,他被雪染溫柔的「請」出了教室。雖然保持神秘感是很讓人期待啦,但這種有家歸不得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而且派對需要整整一週來準備,這幾天能做什麼呢……

日向的思緒不自覺飄回以前在預備科的時候,那時成天只想著努力進入本科,後來遇見了七海,更是堅定了他的這個目標。

直到他加入了希望之峰學園的「計畫」,直到江之島開始散播絕望,直到一切都改變……

而後他們以互相不認識的狀態,在新世界程序開始畢業旅行,本該是這樣的。只是神座帶來的江之島的AI,讓事情再次失控。

說到神座……

「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日向喃喃說著,語氣帶著一絲擔心。

上一世他融合了神座的能力,人格卻被獨立出來了,而且他的情況和腐川那樣的雙重人格不同,他和神座可以交流,只是對方無法掌控身體的自主權。

該怎麼說呢,畢竟神座也算是他人格的一部分,就像是神座了解日向一樣,相處久了,日向對神座也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神座對他來說與其說是朋友,更像是雙生子般的存在。

『創,我會給你一個新的世界。』

『新世界?出流你是說要改良新世界程序嗎?』

『以後你就知道了。』

有一天神座突然對自己這麼說著,雖然後來他也沒有再提起所謂的新世界的事。隨著時間流逝,日向原本漸漸淡忘了,而如今這麼一回想,他很難不將神座口中的新世界和這一世做連結。

『但是創造一個世界,不是只有神才做得到嗎?就算出流的名字裡帶著神字,也不代表他有能力做到這樣吧……就算是超高校級的希望,也有做不到的事啊。』

心裡是這樣想,但日向其實潛意識已經認定這件事絕對跟神座脫不了關係。他擔心的是做了這些事的神座,如今又在哪裡,他也來到這個世界了嗎?

【彈丸/狛苗】有幸遇見你 ch.10

(這章私設了下某兩人的關係)

「呃……舞園桑,你想跟我說的是?」

苗木看著舞園突然嚴肅起來的臉色,內心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禁開始回想這幾天自己有沒有做了什麼,還是不小心說了什麼失禮的話?

「在那之前,我想先介紹一個朋友給你認識,苗木君。」舞園說著邊探頭看向苗木身後,張望了一會後舉起手揮了揮,「這邊這邊,響子醬~」

「抱歉,來晚了。」

有些清冷的女聲在身後響起,來到他們桌邊的是一名淡紫長髮的少女,她拉開椅子順勢坐下。苗木看了幾秒,認出了她是坐在自己右邊的新同學。

應該是超高校級的偵探,霧切同學。

初次見面時,苗木就覺得這個人不是那麼好相處,確實霧切在班上也是屬於不怎麼熱情參與事物的類型。

原來她跟舞園同學之前就認識了嗎?

「響子醬是我初中時認識的朋友,雖然看起來冷冷的,但其實熟了以後會發現個性很可愛呦。」

「咳!沙耶香……」霧切無奈的看著故意這麼介紹的舞園,她大概也知道舞園是在打趣自己,所以沒有繼續在這件事上糾結。

「所以你們進入正題了嗎?」

「還沒呢,就等響子醬過來。」

「那繼續吧。」

兩人說完苗木聽不懂的對話後齊齊看向他,舞園首先開口「苗木君,你是不是……被『那個』纏上了?」

「……『那個』?」

苗木一臉茫然的看著問話的舞園,看來真的是有什麼發生,但是他怎麼聽不懂舞園想問什麼呢?最近有被什麼纏上嗎?

身為超高校級的偵探,霧切總能從細微的表情變化判斷出對方此刻是否在隱瞞什麼,或是在說謊。

但是苗木臉上完全沒有任何徵兆表示他正在說謊,按照舞園之前跟她分享過的,眼前的少年屬於什麼事都顯在臉上的類型,所以不存在這一切都是演技的說法。

也就是說,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難道沒有嗎?」被苗木的反應弄的一楞,舞園頓時也懷疑自己是不是推斷錯誤,她求救的看向一旁的好友。

接收到舞園的眼神,霧切只好接續友人的問題,「沙耶香想問的是,苗木君你最近是不是被什麼孤魂野鬼纏上了?」

「……」什、什麼!?

「……」響子醬妳太直接啦!!!

***

霧切口中的「孤魂野鬼」此時此刻確實是在纏著某人,只不過不是她們的問話對象,而是……

「……」

雖然沒有轉頭,但日向清楚的感受到一股熱切的視線不斷從左邊傳來,天知道為什麼他能感受這種東西!

視線的主人不用多想,肯定就是他現在最不想理會的人:狛枝凪斗。

事件的起因都源於不久前他脫口而出的,那些關於78期生存活者的事。早知道他還是不要多和這傢伙接觸了,差點連新世界程序裡的事都一併說出來了啊!

「……日向同學?」

幾乎要抱著頭埋在桌上的日向這才聽到有人在呼喚他,他抬起頭,發現是雪染正擔憂的看著他,「日向同學你不舒服嗎?要不要請罪木同學幫你看一下呢?」

「啊哈哈……沒事沒事的,老師您繼續。」他現在煩惱的只有待會如何解決狛枝的事,罪木也幫不上他啊……

「好的,那我們繼續吧,各位對日向同學的歡迎派對有什麼 想法嗎?」雪染看日向沒事後,繼續和其他同學一同討論著派對事宜。

期間日向瞪了下總是給他找麻煩的狛枝,卻收到一抹意義不明的笑容,讓他只得暗自咬牙切齒,乾脆把身旁的同桌當作是空氣。

最後討論出來的結果是:派對將在一星期後舉行。佈置交給索尼雅、左右田和田中負責,食物採買加烹煮則是當仁不讓的交給花村,還有貳大、終里、小泉和西園寺幫忙。

娛樂活動則是七海、澪田、狛枝來構想,最後一些雜項就交給九頭龍、邊古山御手洗和罪木。

而派對要歡迎的人,也就是日向,被雪染囑咐為不可以參與任何一項工作,「雖然都知道有派對了,但保持神秘感還是很重要的。」這是雪染的原話。

日向看著這樣的安排表,內心有種最後會出事的預感,而且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他忘記了。

似乎是七海跟他分享過的,剛開學沒多久發生的事……嗎?